杂乱无章

那段用他喜欢的女生做锁屏的日子,总算过去了

昨天是疫情以来第一次去跳舞,大家都照例把手机放在身后的台子上。

下课后,一个像是来试课的女孩,拿起一部手机递过来:“这是你的吧。”

我点点头。

“锁屏的照片真好看。”她一边喘气,一边说。

我按亮屏幕,看着那个撩起一边头发对着镜头微笑的自己,也跟着笑了笑。

想起几个月之前,这锁屏还是另外一个人。

我放下手机,整理自己的东西。心想:那段用他喜欢的女生做锁屏的日子,总算过去了。

一。

说起来,用喜欢的人喜欢的女生做锁屏这件事,是挺难让人理解的,更何况我还做了两次。

第一次是他在朋友圈发官宣照片的那天。

看到照片那刻,我本来正握着笔,却顿时没有了知觉,整颗心缩在一起,像是被101胶水糊住,只要稍稍张开,就有种要把表面那层皮撕裂的感觉。

和他认识的三个月以来,我们每天都会互道早安和晚安,时而瞎聊,他还倒数过能见到我的日期。

可能比起一开始就得不到,更让人难过的,是本以为自己能得到。

那天晚上我没睡,凌晨四点向他发一条消息:“她真好看,希望你永远开心。”

也是在那天晚上,我把锁屏换成了他们官宣的照片,希望能够锻炼看到这张照片不再难过的情绪。

因为我知道,只有当我看到这张照片心头不会一紧的时候,才是真正的放下了。

那段用他喜欢的女生做锁屏的日子,总算过去了插图

一个星期后,我和他都心照不宣的没提见面的事。

而我也从本来的看到锁屏就会征住,慢慢变成即使看到了也可以毫无波澜的做其他事。

我换掉了锁屏,还彻底删掉了那张照片。

但就在我以为已经放下了的时候,又看到了他最新的动态。

那条朋友圈,是他少用的九宫格,每一张都是以他的角度拍下的女朋友。

我把每一张都拉开放大再缩小反复的看,还去他的微博评论里找到他女朋友的微博,一直翻到没有权限观看。

最终不得不承认,他喜欢的女生真的很好看,微博里的信息也无不传达着可爱和阳光。

我很难过,但不是看到她有多好,而是在想,如果自己足够好,他是不是早就会选择我。

我再一次把他喜欢的女生的照片设为锁屏,告诫自己要变得比现在更好,好像这样才不会失去喜欢别人的权利。

那段用他喜欢的女生做锁屏的日子,总算过去了插图(1)

半年后,我们在同一个城市实习。

每次路过他实习公司的地铁站,我都会不自觉地四处张望,很想见他一面却又怕真的见到他。

直到有一天晚上他约我出去吃饭。

那天他穿着白色的衬衫,背一个黑色的单肩包,只有头发比之前更长了些。

我们坐在餐厅外面的露天餐位,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就像许久未见的老友,仿佛那段互道晚安的日子不存在,我对他过去的喜欢也不存在。

“好烦。” 我把正在震动的手机扣在桌面上。

“怎么了?”他看了看我放在手机上的手。

“他有女朋友还一直找我聊天。”

他喝了一口手边的茶,“我分手了。”

当听到“分手”这两个字的时候,我脑中有几秒变得空白,也拿起手边的茶喝了一口。

“没想到你们会分手的。”

他笑了笑,接着问:“你觉得她怎么样?”

我随即便答道 :“看起来很可爱也很有趣,应该挺适合你的吧。”

他低下头,仿佛在躲避我的眼神 :“其实还好吧。”

那天晚上还聊了什么我早就忘了,只记得我到家后,就把那张锁屏给换了。

最后。

过年前,他把要回家的我送到了车站。

在我准备进站检票之前,他说:“第一次见你时,也是送到了这里。”

我接过他手中的行李:“是啊,好久前的事了,下次见。”

等我在候车厅拥挤的人群中找到座位时,看到他发来的一条消息:“我们是不是错过了。”

我看着输入框的绿色线条跳动,回了一句:“应该是的。”

“那我们还有可能吗?”

“没可能了。”

上面这些,成了我跟他的最后一次对话。

其实我之所以说不可能,就是因为他的那句“还好吧”。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他会“突然”选择了她,是因为她比我好,可能是比我漂亮,可能是比我聪明,甚至是比我更懂得什么时候应该表白。

但“还好吧”这三个字,让我意识到,他也许只是享受“同时有两个异性对他好”的感觉而已。

而他也根本没有意识到,“我跟他暧昧了三个月”这件事,是基于“两个人都觉得对方有可能成为自己伴侣”的前提之上才能发生的。

所以当他选择了另一个女生后,即使我还喜欢他,也不会再跟他有任何可能,因为其实他在某种程度上欺骗了我。

只是由于多了“她”的存在,才会让我把事情的重点放错地方。

所以现在回想,会发现“把他喜欢的女生当锁屏”这件事,还挺不值得的。

风凉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查看“风凉”的所有文章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