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乱无章

不要靠委屈彼此,去交朋友

朋友跟我说可能要搬出去住的时候,我正在吃一包干脆面。

把它捏得碎碎的,用手抓住干脆面的袋子往嘴里倒。

干脆面几毛钱一包,我小时候常用它做零食。不像现在,是深夜饿得受不了,才吃掉这唯一的食物。

长大以后,好多东西都拥有了功能性,干脆面是,朋友也是。

她是因为疫情进不去学校才搬进来的。

搬进来前因为我养猫,她犹豫过。后来发现广州房租实在太贵,她只好努力去克服对小动物的恐惧。

那段时间,我也很厌烦一个人待在出租屋,更何况还有分担房租的诱惑,两个人就这样一拍即合,住在一起。

她搬进来后,我们磨合得出乎意料的顺利。

记忆最深的就是我们在同一家公司不同部门上班,因为工作量不同,常不能同时下班。

每一次先下班的那个都会先走,难得有一次同时离开就觉得挺开心的。

跟大学时总要求形影不离的朋友相比,这样的相处真的轻松很多,所以她突然说要搬走时,我难免有些难过。

难过关系轻松的同时,离开也容易了很多。

不要靠委屈彼此,去交朋友插图

所以我试着去挽留过她。

假装不经意地说外面的房租好贵,找房子挺容易被中介坑,一个人住还得买好多东西这类的话。

她接过话题,用平常聊天的语气跟我说,这些都搞定了。

我有些失落,她离开的态度这么坚决,就好像只有我一个人不太舍得这段日子的相处。

她看出来了,没说什么,我们很快跳过话题,到公司也没像往常一样,会时不时说几句话。

我们都在为即将分开而产生的生疏做准备。

那天晚上,我和她一起躺在床上,照例各玩各的手机。

家里的猫突然跳上床,踩到她,她整个人都抖了一下。

平时她被突然靠近她的猫吓到的样子,一下子就出现在我脑子里。

我这才想起,她最开始就说过,自己很怕小动物。

我以为两个人的生活还算过得轻松,都没想过她那边用了多少努力在迁就。

她搬走的前一个晚上,我们俩聊了很久的天。

说以前做过的傻事,讨论喜欢过的男生,还互相抱怨过父母对自己的不理解。

这一切真的跟还在大学宿舍时很像,回同一个地方,睡同一张床,在夜晚说悄悄话。

她说起她大学的朋友,说她以前不太会拒绝。不要靠委屈彼此,去交朋友插图(1)

很多时候她不想去食堂吃饭,却会被朋友强拉着下去,还要点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套餐,只吃几口匆匆倒掉。

她问我,你觉得,这算健康的关系吗?
我说,不算吧。

我心里也明白,她试着迁就过我,是真的不行才选择离开。要是因为我而继续留下来,我们也不算健康的朋友关系。

后面聊得迷迷糊糊的,我记不清是在做梦,还是她真的这样说过。

她说:“现在能表达出自己的需求,还挺好的。”

那时我突然觉得,不是工作以后交朋友变难,是工作以后,我们终于才明白,不用靠委屈彼此去交朋友。

而且我和她的感情,也不会因为她搬出去而结束;

只会因为她不再在我面前说实话,而画上句号。

这篇文写到这里,我按下了保存,准备发给朋友看。

没想到她先一步给我发了消息:”明天来我新家吃晚饭啊,顺便帮我送一下牙刷哈哈。”

看着那句话,我愣了一会,本以为和她已经没了交集,现在竟然又有了往下延续的可能。

于是发现,一段关系的维持,不在于原因,而在于契机。

无论我们的交集是否因为种种“目的”;但至少还有契机,让“结束”推迟得久一点。

而且就算真的没有继续的机会了,也没有关系。

因为一段感情是怎么开始的不重要,怎么结束的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们至始至终,都不曾对彼此有过违心时刻。

风凉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查看“风凉”的所有文章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