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乱无章

她还是被没能把他删掉

并不清楚,他们到底有没有在一起过。

只不过,一方喜欢另一方却逃开时,有没有在一起过这件事,似乎就显得不重要了。

无论过程多么崎岖,分离便是分离,得不到便是得不到。对这一点心知肚明的我,也实在不忍心对她多问几句。

那时候他走得潇洒,剩下她一个人还在原地纠结。

某天,她跟我说想删掉对方了。

这个俗套的冲动在很多关系的结尾重复上演,我则轻轻问一句,删掉了然后呢。

她:“然后就可以不看见他了。”
我:“屏蔽不就好了吗。”
她:“会忍不住偷偷看的。”
我:“删掉了,也会忍不住的。”

半晌,她:“嗯,不删了。”

“他好像有女友了。”
某天,她故作漫不经心地向我提起。

我仿佛卡了一会机,过了几秒,又或者十几秒,才突然用力点了下头,嗯了一声。

要用怎样的话去安慰她呢,心里实在想不出来,甚至连她是否还在意还纠结,也琢磨不透。

有没有对过去释怀这种事情,向来都只有当事人自己心里清楚。

她:“恭喜他了哈哈哈哈。”
我:“嗯。”
她:“算了,不笑了,显得我很假。”
我:“嗯。”
她:“对方……也没有很好看啊。”
我:“嗯……”
她:“不过看起来挺温柔的。”

我沉默。
她:“果然自己还是太强势了吧。”

我:“看朋友圈知道的吗?”
她:“嗯。”

我:“看着糟心的话,不如就删掉算了。”
她:“还好,就这样看着的话,也挺清醒的。”

清醒是什么意思呢,我心想。
逼迫着自己接受“不可能”、“成为过去了”之类的吗。

说起来也觉得好笑,过去告诉她删掉了也会忍不住,却没有想到,不删掉也还是会忍不住的。

不过想想也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情绪,如果是一个删除按钮就能左右的,那未免太不值得了。

“妈的。他把我屏蔽了。”

屏蔽这个举动,让她一边生气,一边浮想联翩。

她:“他为什么要屏蔽我?”
我:“你发什么东西了吗?”

她:“好久没发朋友圈了,就很突然啊。”
我:“emmmm说回来,你是怎么知道的?”

她:“?”
我:“知道他屏蔽你的。”
她眨眨眼睛:“也就朋友聊起嘛,才发现没看到他发的某条朋友圈。”

我长长哦了一声。
她:“到底是什么时候屏蔽我的呢?”
我:“不重要吧。”

她下意识想说点什么,然后收回了嘴,嘟囔一句:“也是。”

然后转身摁了几下,念念有词:“我也屏蔽他。”

我:“我说,都互相屏蔽了,跟互删有什么区别?”

她倔强了一下:“删除相当于断绝关系,屏蔽相当于互不打扰吧。”

这个说辞,倒是充满了浓浓的自欺欺人的意味。

某天她在我面前又聊起他的事情,说好像对方分手了。

我眉毛微微一抬:“他不是屏蔽你了吗?”
她理所当然:“是啊,看朋友圈封面和头像猜的嘛。”

没去注意她一大通分析的过程,心里想的是——“果然啊,互不打扰什么的果然是自欺欺人吧。”

听到一半时我有些好奇:“怎么知道他是屏蔽你,不是删除你啊?”

她说:“头像和朋友圈封面会变啊,如果是删除的话,头像和朋友圈封面是不会变的,我试过了。”

我眉毛又抬了一抬,告诉她即使删除了,列表里的头像和封面也仍然会变化,但是有延迟。

她愣住了,问我那怎么办。我说你看看能不能拉群,如果拉不了他就是删掉你了。如果拉得了,你不说话,他也看不到群。

空气安静了一分钟后。

她看向我,说:“他把我删了。”

“删除是断绝关系,屏蔽是互不打扰。”

这样的话似乎再也起不到自欺欺人的作用了,反而略显扎眼。

“要删回去吗?”我问。她迟疑了一下。

她:“总觉得,都留着这么久了,好像也没必要真的删了。”

她:“不是说放不下或者还在意什么的吧,只是觉得现在删掉,更像是出口气?”

她:“但我真的需要出这口气吗?就好像知道他分手了,讲道理自己应该感到开心吧,但下一秒又觉得说,好像自己也不应该感到开心。”

她:“既不是朋友也不是情人了,因此也该毫无波澜吧,可偏偏又会有那么点点的难过。难过什么呢?我也不是很清楚。”

她:“估计是最近一直下雨吧。”

她:“还是不太想删掉呢。到了这个时间点再做删除这样的举动时,有一种他好像会彻底在这个世界上消失。虽然说对于一个自己曾在意过的人而言,现在唯一的联系仅仅是好友列表的一个头像,这样的结果似乎也没有多么好哈哈。”

她:“还是留着吧,等哪一天不是因为他删了我,所以我才要删了他,而是我纯粹觉得好友列表太多人了,要清掉某些人时,我再把他删掉吧。”

日剧人生删除事务所里问过一个问题,自己重要的人消失在世界上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

回答是——不会有任何变化。明明失去了如此重要的人,世界还是一如往常。和昨天一个模样。

同样的,删除、屏蔽、拉黑一个人也不会产生任何的变化。

生活一如往常,和昨天一个模样。

说得有些远了

风凉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查看“风凉”的所有文章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