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乱无章

你会陪我多久

最近看一个叫《小绿和小蓝》的漫画,挺好的,很多都会触动到我。

有一篇聊理性跟感性,还是小屁孩的小绿说要一辈子和小蓝在一起,小蓝说恩,他也希望。

接着小蓝说,但可能上了小学我们就会慢慢疏远哦。

小绿急了,问说为什么啊,我们明明这么要好。小蓝平淡地说因为身边同龄人会躲起来,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各自去和新的人玩了。

小绿说那中学再遇见你呢?高中呢?大学呢?工作呢?

小蓝笑笑,用很无情的现实一一举例,告诉小绿,永远在一起是很难很难的事情,我们可能会很快被生活各自冲散。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很认真回忆了小学时最重要的人,初中的,高中的blabla,至今感情不减的,似乎只有一个。

其实你们也可以稍微回忆一下,稍微就行,不需要特别用力,有个事实会很轻易地在你面前呈现——走散的比留下的多。

类似的事情写太多了,你们估计也听厌了,但今天想写的其实没那么冰冷,会挺软的。

面对同样的事情会发生不同的心态,大概跟自己上了年纪有关吧。

过去我参加读者会,结束的时候,大家相互道别,编辑们看着远去的身影,会轻声说,其实不会有下一次见面了吧?

以前我会说是啊,很难啊。现在我也依然认为这个事实是不变的,但多了一件事,就是当读者们问我下次还有没有机会来时,我会笑嘻嘻说那你要记得提醒我。

就我开始觉得,人们在问会不会再相见时,真正想问的大概是,你也同样看重我吗?

小绿和小蓝的故事其实还没有完。

到最后,小绿很认真很认真地问小蓝,是不是不喜欢自己,是不是不想和自己一直在一起。

小蓝说不是的,他还是会努力的,但他不想轻易承诺什么空话。

小绿说:“既然你也有这份心思,凭什么不能直接说出口?人本来就无法保证任何事情啊,明天出门时我也可能会陨石砸死吧?你就不能把这种话,看做是对我当前心情的描述吗?”

“我此时此刻就是想一辈子和你在一起,我既然真的这么想,难道不能告诉你吗?”

我发现其实现在的人挺抗拒承诺的,就觉得做不到的事情不要说出来,可也因此,有些时候变得挺别扭的。

情侣问对方:“你会陪我多久啊?”

对方心算了一会:“我们今年22,明年毕业,你要出国,我要投入游戏行业,到时候异地差不多就基本凉了。但按照我们目前的感情,也许还能撑个半年,再算上一些概率性事件,我陪你的时间的数学期望值大概在1.3年左右。”

你看,当有些事情我们彼此心知肚明时,是可以收起来不在台面上讲的,因为那是会刺伤人的东西。

我在谈恋爱以后被女朋友说幼稚了不少。

其实我们两人在一起是有不少摩擦的,不知道是不是自我感觉良好,总觉得现代人谈恋爱的难度很高,尤其当两个人特别独立时。

就别人常说什么要两个独立的灵魂相爱才是好的爱情啊,独立又相爱,这几个字太难了,它占据了人类大部分的神性,然后忽视了人类动物性的一部分。

说得比较玄,人话其实特别好理解,就是不管多么独立的两个人,当两个人在一起时,他真的很难继续独立。

因为每个人的节奏不相同,有些人今天会难过,但偏偏有些人今天会很开心。难过的人希望开心的陪一下自己,开心的人希望难过的人也陪自己庆祝一下。

如果这是两个独立的人,很好办,各自欢乐各自醉酒。但这是一对情侣时,怎么办呢?

你爱他啊,可你也要独立啊,你手里拿着酒瓶往喉咙里咚咚咚的时候,你到底是在庆祝,还是在陪伴?

在一起是很难的,于是很多时候我会下意识地忽略掉现实的很多问题,人一但不现实,就变得幼稚了。

而幼稚的人,更容易说出我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

因为职业关系,我时常收到很多的“我会一直陪你”、“我会一直看下去”,“我给你点一辈子广告”。

我会说好啊好啊好啊,心里是开心的,真的。

而看到说阅读量降了,广告点击没增加,也有人开始取关时,其实我也不会反过头去责怪说这和当初说好的不一样。

我开始接受人们嘴上说的“永远”不是一个时间单位,而是一个程度单位。

当他们说出永远爱你,一直陪下去这样的话时,是在表达,我真的很喜欢你。

所以当你们问我会不会一直写下去,会不会一直在这里时,我也会很认真地告诉你,会,真的会。

而无论未来如何,也请你相信,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是真的很喜欢你。

风凉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查看“风凉”的所有文章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